微信问答
位置:四季彩 > 名人资料 >

寒香见的第一次进场详细描写 原型就是传说中的香妃结局令人惋惜

来源:四季彩时间:2018-01-03 17:45责编:四季彩主管
分享到:

导读:寒香见,寒部美女,貌美体香,性格清冷。战败情人死,被其父送入宫,天子对其神魂颠倒,令六宫忌惮。太后命如懿送绝育汤,致帝后离心。为族人安危留在宫中,但心如止水,十数载隆宠,却是郁郁而终。

  人人都知道的香妃,部族被乾隆击败后,被父亲送入宫中,乾隆瞬间为其美貌倾倒,称其是自己一生最爱,但她却对乾隆毫无情感。如懿受太后要求,赐了其绝育药,但她并不怪如懿,因为她也不想为乾隆生育孩子。和如懿交好,后期在如懿死后,帮如懿抚育了儿子。

  寒香见,出自流潋紫所著小说《后宫如懿传》 主要角色之一。原型为清高宗乾隆帝的容妃和卓氏。

  纵有万千痛爱,于她,只是枷锁,再多又如何?

  乾隆后期宠妃。边地寒部美女,貌美体香,性格清冷坚强。被其父寒阿提强送入宫,但只对故去的未婚夫寒岐钟情,对乾隆的痴心热烈不屑一顾,甚至数度自杀。乾隆却对其神魂颠倒,直言为一生真爱,令六宫忌惮,如懿心伤。更因太后命如懿送其绝育汤,致帝后离心。后为族人安危留在宫中,但心如止水,不与众人往来,只黑暗对如懿有感念之情,与其性情相投。十数载恩宠不已,却是郁郁而终。

  这是寒香见初次进场,一舞感人心,十分惊艳。

  许多年后,如懿追念起初见香见的那一日,是三月刚过的时候,天气是隐隐躁动的春意激荡。按着节令的二十四番花信,如懿掰着指头守过惊蛰,一候桃花,二候棣棠,三候蔷薇。海兰傍在她身边,笑语盈盈数着春景花事,再即是春分,一候海棠,二候梨花,三候木兰。

  那也不外是个再平常不外的日子。所谓的庆功宴,和每一次宫廷欢宴并无差异。歌依旧那么情绵绵,舞依旧那么意缠缠。每一个日子都是金色的灰尘,飞翔在阳光下,将昏暗染成耀目的金绚,空洞而忙乱。日复一日,便也习惯了这种一成稳定,就像抚摸着长长的红色高墙,一路摸索,稍有停顿之后,照旧这样无止境的红色的压抑。

  直到,直到,香见入宫。

  紫禁城所有的寡淡与重复,都因为她,戛然而止。

  那一日的歌舞欢饮,依旧媚俗不堪。连舞姬的每一个行动,都似木偶一般一丝不苟地僵硬而死板。上至太后,下至王公福晋,笑容都是那么恰到利益,合乎尺度。连年轻的嫔妃们,亦沾染了宫墙殿阙沉闷的气息,显得中规中矩,也死气沉沉。

  是意气风发的兆惠,打破了殿中欢饮的滞闷。自然,他是有这个资格的。作为平定寒部的元勋,他举杯贺道:“皇上,平定边疆之乱,乃出自皇上天纵之谋,微臣不外是奉旨而行,亦步亦趋。寒歧夜郎自大,终究不堪一击,微臣亦不敢居功。只是此次回京,微臣自寒部获得一件至宝,特意献与皇上。”

  嬿婉轻轻一哂,不以为意:“区区女子而已,哪怕是征服寒部的象征,也不必这般郑重其事吧!”

  绿筠素不喜嬿婉,但也不禁赞同:“令妃所言极是。丧夫之女,多不祥瑞!带入宫中,哪怕只为献俘,也太晦气!”

  如懿与海兰对视一眼,深知能让兆惠这般大张其事的,必不会是简朴女子,所以在想象里,早已勾勒出一个凌厉、倔强的形象。

  而香见,便在那一刻,徐徐步入眼帘。她雪色的裙袂翩然如烟,像一株雪莲,清澈纯然,绽放在冰雪山巅。那种眩目夺神的风仪,让她在一瞬间忘记了呼吸该如何进行。厥后如懿才知道,她这样装扮,并非刻意引起他人注意,而是在为她未嫁的良人服丧。如懿很想在回忆里唤起一点儿那日对于她惊心动魄的美丽的细节,可是她已经不记得了。印象里,是一道灼灼日光横绝殿内,而香见,就自那目眩神迷的光影里静静走出,旁若无人。

  她近乎苍白的面庞不着一点儿粉黛,由于太过的伤心和颠沛的旅途,她有些憔悴。长发轻绾,那种随意而不经装点的粗拙并未能抹去她分毫的美丽,而更显出她真实的却让人不敢直视的神姿。

  在那一瞬间,她清晰无误地听到整个紫禁城发出了一丝极重的叹息。她再明白不外,那是所有后宫女子的自知之明和对未卜前程的哀叹。

  而所有男人们的叹息,是在心底的。因为谁都明白,这样的女子一旦入了天子的眼,便再无任何人可染指的时机了。

  如懿的心念这样缓慢地转动,可是她的视线基础移不开分毫,直到近身的嬿婉紧紧握住了她的手。

  这种突如其来的亲近让如懿深感不适,她尽可能地敛容端坐,却听见嬿婉近乎哀鸣般的悲绝:“皇后娘娘,这种亡族败家的妖孽荡妇,绝不行入宫。”

  嬿婉的话,咬牙切齿,带着牙根死死砥磨的戒备。如懿不动声色地推开她的手,想要说话,却情不自禁地望向了天子。

  瞠目结舌,是他唯一的神态。唯有喉结的鼓舞,体现着他狂热而绝对的欲望。如懿,险些是默不行知地叹息了一声。

  那是没有措施的事。

  兆惠自得扬扬,道:“皇上,这即是寒歧的未婚妻——香见。”

  太后蹙眉道:“香见?她已为人妻么?”

  兆惠忙道:“太后容微臣禀告。香见之父为寒部台吉阿提,与寒歧本为同姓。香见自幼与寒歧许有婚约,但因其父一直不喜寒歧蠢蠢野心,所以一直未曾许嫁,拖延至今。而寒歧也曾扬言,功成之日,即是娶香见之时。”

  香见既不膜拜,也不行礼,盈然伫立,飘飘欲仙,不带一丝笑意:“我从未说过自请入宫,以身抵罪是你们强加给我的命运!今日我肯来这里,不外是你们拿我族人的性命要挟,要我以俘虏之身,接受你们的种种摆布。”

  天子充耳未闻,只是定定地望着她,痴痴怔怔道:“你冷不冷?”

  众人一惊,哪里敢接话。香见不屑地瞟了天子一眼,冷然不语。兆惠笑道:“皇上,香见既承父命,有与我大清修好之意。阿提愿代表寒部,请求皇上宽恕,望不要迁怒于那些渴盼宁静的寒部民众。然则阿提深爱此女,因此送女入宫,望以此女一舞,平息干戈。一切部署,请皇上决断。”

  天子惊喜不已,喃喃道:“你会跳舞?”

  香见的容颜是十五月圆下的空明静水,从容自在,道:“是。寒歧最爱我的舞姿,所以遍请各部舞师教习。为了不辜负他一片敬服,我的舞自然不差。”

  天子注目于容色平和的太后,恭谨道:“兆惠平定寒部,得一美人。皇额娘可愿意观她一舞?”

  太后以宁和微笑相对:“曾闻汉武帝时李夫人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。哀家愿意观舞。”

  “我这一舞是为我父亲,为了我部族在世的你所谓的俘虏。但求你放过他们,许他们回乡,不要受离乡背井之苦。”

  兆惠嗤笑道:“你倒是说得头头是道。若是一舞不能让皇上惊艳,什么口舌都是白费!”

  香见咬着下唇,凄苦气恼中不失倔强之色。她霍然旋身,裙袂如硕大的蝶翅飞扬,凌波微步摇曳香影,抽手夺过凌云彻佩戴的宝剑,笔直而出。

  这一惊非同小可,已有胆小的嫔妃惊叫作声,侍卫们慌作一团拦在天子身前。天子遽然喝道:“不要伤着她!不要!”

  香见凛然一笑,举剑而舞,影动处,恍如银练游走。舞剑之人却身轻似燕,白衣翩然扬起,如一团雪影飞旋。她舞姿游弋处,不似江南烟柳随风依依,而是大漠里的胡杨,柔而不折。一时间,珠贯锦绣的靡靡之曲也失尽颜色,不自觉地停下,唯有她素手迤逦轻扬处,不细看,还以为满月清亮的光晕转过朱阁绮户,蓦地照进。

  有风从殿门间悠悠贯入,拂起她的裙袂,飘舞旖旎,翩翩若春云,叫人神为之夺。

  如懿目光轻扫处,所有在座的男子,目眩神移,色为之迷。而女人们,若无经年的气量屏住脸上嫉妒、艳羡与自惭的庞大神情,那么在香晤面前,也就成了一粒渺小而黯淡的灰芥。

  所有的春景乍泄,如何比得上香见倾城一舞。

  正当心神摇曳之际,突然听得“铛”的一声响,似乎是金属碰撞时发出的尖锐而难听逆耳的叫嚣。如懿情急之下,握住了天子的手臂,失声唤道:“皇上!”

  凌云彻已然挺身护在如懿与天子身前,镇静道:“香见女人舞得入神,忘了御前三尺不行见兵刃。”

  如懿的心跳失了节奏,低首看去,原来凌云彻一手以空剑鞘挑开了香见手中的长剑,唯余香见一脸未能得逞的孤愤恼恨,死死盯着天子,痛恨地丢开手。

  人物原型

  容妃(1734年09月15日-1788年5月24日),霍卓氏(又作和卓氏),维吾尔族人。传说中的香妃原型。生于雍正十三年九月十五日,阿里和卓之女。乾隆二十二年(1757),回部大、小和卓发动叛乱,清朝派兵入回疆平叛,伊帕尔汗的五叔额色尹、哥哥图尔都配合清军作战,立了战功,乾隆二十四年(1759)平叛之后,乾隆封额色尹为辅国公,封图尔都为一等台吉(仅次于辅国公的爵号),图尔都送妹妹入宫,以示联婚友好。乾隆二十五年二月初四日,封和朱紫;乾隆二十七年五月二十一日,封爵为容嫔;乾隆三十三年十月二十六日,封爵为容妃;乾隆五十三年四月十九日薨;乾隆五十三年九月二十五日葬于裕陵妃园寝。

相关推荐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