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问答
位置:四季彩 > 名人资料 >

烈火如歌番外九周年特辑 银雪复生如歌幸福到泪崩

来源:四季彩时间:2018-02-13 14:30责编:四季彩主管
分享到:

导读:为什么烈火如歌所有人都喜欢雪!就没有喜欢玉自寒的吗!最后结局太坑了,九周年番外也太坑了!我怎么也不能释怀!总之我独爱玉自寒,他可是我第一个倾心喜欢的男主啊!我相信如歌也是只爱师兄的!适才回味了一点,又被虐成狗了。。 ​

  正文:天上银雪

  人间烈火

  冥界暗河

  似乎一夜之间,冥界暗河消散,再不露痕迹。

  天人银雪也同时消失。

  百花楼的有琴泓在曾被授业的榕树下抱琴苦等了整整一年,也并未等到关于天人银雪只言片字的消息。

  而烈火山庄为战枫执掌。

  战枫性情大变,他手段狠辣,冷血残暴。一年间,他率领烈火山庄血洗武林,灭掉大巨细小总共一十六个门派,四处剿杀隐匿于各地的暗河宫门众三百四十六人。

  江南霹雳堂与天下无刀城联手反抗烈火山庄。

  终不敌。

  霹雳堂掌门人雷恨天与城主刀白鹤相继被杀,一堂一城皆被收入烈火山庄掌握。

  战枫已化魔。

  虽仍是嗜穿深蓝色的布衣。

  他的双瞳却已透出隐隐血光,右耳的蓝色宝石变得诡异殷红,手中一把天命刀亦闪出猩红之芒。比喜怒不定的暗夜罗。

  战枫越发残暴阴狠。

  嗜杀如命。

  江湖各门派闻之色变,凡事不敢违逆,皆奉烈火山庄为尊。武林大一统,战枫的势力已俨然可以同朝廷抗争。

  此乃艰屯之际。

  朝堂上亦是庞杂不停,皇上驾崩,静渊王失踪,敬阳王与景献王为争大宝之位不停掀起风浪,各地战乱显现,黎民生活惊骇。

  清流诤臣泪泣。

  如能寻出静渊王,天下必可大定,万民必可归心。

  江湖中,亦不停有人在寻找烈如歌。

  烈如歌昔日烈火山庄庄主烈明镜独生女儿,是烈火山庄名正言顺的继续人。若是她能泛起,必能动摇烈火山庄的花样,对战枫挟制一二。

  *** ***

  茂密的竹林中。

  一只白色鸽子飞入,自青翠细长的竹叶间,“扑扑”震动着翅膀,落入那温润如玉的掌中。

  修长的手指温和的捋顺鸽子的羽毛。

  鸽子惬意地“咕咕”叫着。

  手指取下鸽子脚上的小竹筒,展开里面的文字,那人静静看完。抬起头,他凝望眼前的翠绿欲滴,聆听耳畔的竹风细细。

  竹林中。

  那人长身玉立。

  半旧的青色衣袍模糊有着温玉般的光华。

  “玉师兄!”

  竹叶簌簌作响,鲜红的衣裳,如歌用竹盘拖着一盅瓦罐,一双眼睛灵动明亮,她笑意盈盈地走过来,说道:

  “来尝尝我的新手艺!”

  眉宇间有莹润的玉泽。

  玉自寒微笑回首。

  站立在竹林间,他的双腿已然可以行走,双耳已然可以听见最细小的声音,除了气息有些虚弱,他同正凡人已没有区别。

  “我来。”

  接过她手中的竹盘,放在林间的石桌上,玉自寒细细审察她,问道:

  “午间小憩了吗?”

  “没呢,”掩唇打个哈欠,如歌娇憨地说,“又有两个不长眼睛的想要闯进来,被我一拳一个全都打飞到溪谷里去了,还点了他们的忘忧穴,嘿嘿,让他们把进来的路线全都忘光光!”

  玉自寒一笑。

  其实若是将竹林前的迷阵部署起来,世间便没有人可以突入。只是如歌最近觉得有些无聊,整日里以消遣那些人为乐。

  “快尝尝,我炖了一盅汤!”

  喜滋滋地从瓦罐里舀出一碗汤,如歌端给玉自寒,眼睛眨啊眨啊,很期待地问道:

  “好吃吗?”

  吃了一口,玉自寒静静细品,颌首道:

  “味道清雅,鲜美。”

  “哈哈,”如歌自得极了,拍手道,“我也觉得如此!未来若是开酒楼,这道汤品一定会成为镇楼名菜!师兄,你猜猜,我在里面都放了什么?”

  玉自寒于是又细品了一口。

  半晌,他沉吟道:

  “有鱼肉,似是溪中的白鱼。”

  如歌猛颔首:

  “对对!”

  “有林中嫩笋。”

  “对!”

  “另有……”细细品着,玉自寒微微一笑,“荷花的香气。”

  “啊,连荷花都能尝出来啊,师兄你太了不起了!”如歌震撼地望住他,笑得无比开心,“今天我在林外发现了一方池塘,里面竟然满满都是荷花!这季节,居然就已经开出了几朵,哦,好美的荷花啊,我把其中最美的一朵白色荷花采下来,放入了汤中,另有一朵很悦目的粉色荷花插到了厢房中,你回去就能看到了!”

  “师兄!师兄!”如歌渴盼道,“过两天你也去看看那方池塘好欠好,很美很美的!”

  “好。”

  玉自寒温和笑道:

  “明日就与你同去。”

  如歌马上满心开怀,自己也舀了一碗鱼汤来喝,大叫鲜美,直说明日再采些荷花来,试做其他菜肴。说话间,她看到正在林间踱步的那只鸽子,好奇道:

  “是黄琮的信鸽吗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她都说了什么?”

  如歌追问。

  “说一切安好,不必记挂。”

  “哼,”如歌嘟起了嘴,“每次师兄你都这么说,真以为我不知道吗?这段时间,前来找你和我的人都越来越多,定是朝堂与江湖的形式越发恶劣了。”

  “与你我又有何关。”

  玉自寒淡然道,只用洁净的帕子为她细心擦拭唇畔,专心致志,似是世间再没比这更重要的事情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如歌眉间犹豫。

  “若是当日你我已死,世间骚动,莫非便无解决之法?”将她指尖也一一擦拭,玉自寒细语道,“你我即喜此处僻静,便无需记挂太多。”

  “嗯!”

  想想也是这个原理。难道没了师兄和她,世间便会大乱不成?那也未免自视太高了。如歌心中释然,笑逐颜开,道:

  “师兄说得对!”

  眼见她将碗筷放回托盘,兴冲冲地说要再去溪中捉些虾去,鲜红色的衣裳快乐地消失在竹林深处,玉自寒眸底的暖意久久未散。

相关推荐

网友评论